导航菜单

派自卫队防疫 日本“有得有失”天天团购 顺德

  由于新冠疫情再度恶化,日本政府从1月初开始在部分地区恢复实施紧急状态,离上次取消仅相隔7个月。在防疫方面,日本起初交出了不错的答卷,染病人数不高,且救治及时,但进入2020年秋冬,日本疫情却突然失控,滑向可怕的深渊。日本防疫工作为何“开了好头,却掉进深渊”,这中间,自卫队的参与和不当撤出是个重要因素。

  久病成医

  冷战期间,因身处东西对峙前沿,加之自己在二战中多次使用生化武器,深知病毒对普通民众的“无区别杀伤”有多么可怕,因此日本自卫队从成立伊始就极端重视防核生化部队(NBC)建设。中央特殊武器防卫队是自卫队最专业的三化单位,前身是第101化学防卫队,处理过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东海村反应堆超临界事故,现驻扎于大宫,配有专业的NBC侦察车,可快速采样检测,有丰富的处理突发核生化事故经验。不仅如此,陆上自卫队各师团、旅团都组建了防化部队,2011年福岛核电站泄露后,就是驻郡山的陆自防化部队执行冷却水注入、污染消洗任务。多年来,自卫队参与抗击台风、洪水救灾,在此次抗疫中,他们也没有缺席。

  《丸》杂志透露,新冠疫情发生之初,日本政府反应非常快,2020年1月29日,就有两名专家前往中国武汉,观摩学习抗疫经验。随后,自卫队出动17300人,在国内各大机场检疫。3月29日,中国全面解封后,自卫队仍有8600多人在本国成田、羽田等机场进行检疫,对回国的日本人进行酒店隔离。直到5月31日,日本自卫队才结束防疫工作。其间,日本国内染病人数相对较少,特别是控制住机场等人员密集、流动性大的场所,使疫情没有快速扩散,日本政府之所以相当长时间里都坚称“东京奥运会一定会举行”,信心很大程度上就源于此。

  事实上,就因为应对福岛核危机时,自卫队积累了在沾染地区活动经验,在确定新冠病毒是通过空气飞沫传染后,他们就采取了严格防护措施,要求结束一线工作后,人员要两人一组,互相帮助才能穿脱防护服,使用双层口罩、双层手套,包括眉毛、头发在内的所有毛发都要防护好,不能暴露在空气中,严格执行消毒纪律。这使得1.7万多名防疫人员在高效防控的同时无一人染病。可以说,2020年头3个季度,日本新冠疫情没有失控,自卫队起了较大作用。

  弥补漏洞

  除了顶在一线的自卫队员外,后方自卫队医疗机构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首推自卫队中央医院。该院建于1956年,最初只收治自卫队员及其家属,同时培训军医,开发新的治疗方案。1993年,中央医院开始收治普通病患,2016年指定为东京的二次救灾医疗中心,是重要的地区核心医疗机构。

  2009年,中央医院进行抗震改造,使之能在五级以下地震中继续手术。遇到强震断水断电后,中央医院储备有可供独立工作5天的燃料,供全院医护及患者食用5天的食品以及3天的清洁用水。中央医院还突出快速反应能力,全院包括110位医生、300位护士在内的近900名职员,可在两小时内调集近60%的成员组成外派医疗队,前往灾区执行任务。此外,中央医院还负责东京各主要外国使领馆工作人员及家属的医疗等外事活动,院内不但配有精通各国语言的翻译,还有专门厨师提供各国特色美食,让驻日外交人员有宾至如归的亲切感。如今,中央医院还陈列着德国大使夫妇就医后留下的感谢信。

  此次抗疫中,中央医院在2020年3月19日就收治104名新冠病人,征得病人同意后,迅速公布他们的身份信息,找到密切接触者,对他们进行追踪隔离,有效杜绝“二次感染”。同时,中央医院还针对新冠患者进行一系列救治,积累了一定的救治经验。

  撤得太早

  然而在2020年年中,日本疫情失控,每天患病人数直逼千人大关,同时国内流行病学调查(流调)也失去作用,“二次感染”情况增多,日本专家开始担心本国会像美国那样最终疫情失控。

  为何原本还能控制的日本疫情突然反转呢?《钻石》《军事研究》等媒体的看法相当一致,实在是日本政府的问题。“与其说2020年上半年日本全力防疫是为了民众生命安全,不如说是为了奥运会。”《军事研究》称,日本为2020年奥运会赌上了国运,只有办好,才有望扭转经济下滑的趋势,因此日本政府出动大批自卫队防疫,想“御疫于国门之外”。然而,随着疫情在世界范围内扩散,奥运会只能推迟,加之到了夏季,疫情有所缓解,于是日本在5月31日将各地参与防疫的自卫队撤回,由地方自行抗疫。众所周知,日本地方政府向来各自为政,防疫物资准备不足,人员不齐是常态,结果自卫队一走,“管控篱笆”就开始出现漏洞,原本还勉强将日均染病人数控制在三位数,没想到很快破千,并且愈演愈烈,2021年1月5日一天确诊人数已逼近5000,疫情濒临失控。

  当前,日本若想“照抄作业”,出动自卫队去切断传染途径,已然不现实。学者指出,自卫队唯一能派上用场的就是尽快建立像武汉雷神山那样的重症隔离医院和大批方舱医院,尽快收治重症和轻症患者,在救人的同时,减少病毒传播,遏制疫情。要强调的是,多年救灾的经验让自卫队能在指定位置快速建成可遂行外科手术的野战医院。但这种医院主要用来治疗外伤,在地震、水灾、火灾这样以外伤居多的救灾行动中能起很大作用,但面对传染病,这种医院不具备隔离能力,不能安装CT机等大型检查设备,作用非常有限。此外,自卫队医疗力量跟解放军无法媲美,像2020年除夕夜,抵达武汉的解放军医疗队就有450人,超过自卫队中央医院所有医护总和。整个抗疫中,解放军各大医学院校不但派出大量人员开赴一线,更留用相当多的专业人员在本地抗疫,与之相比,自卫队医疗力量根本达不到大规模抗疫的需求,在疫情曲线高企的日本,只能是“尽人事”了。

  更棘手的是,当前英国率先发现的高传染性变异新冠病毒已出现在美国,而日本对驻日美军的人员流动毫无办法,那些往返美日之间的美国士兵很可能将变异病毒带入日本基地。这些“太上皇”不受日本政府管束,还在正常外出就餐、购物、娱乐,不客气地说,每个驻日美军都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

  《军事研究》慨叹,对抗新冠疫情,日本是“完美开局,循序渐退,越战越糟”。

  作者:朱京斌

【编辑:田博群】